火币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宁静?守】一把带装饰的二胡(小说)

              精品 【宁静?守】一把带装饰的二胡(小说)


              作者:宫国军 童生,568.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50发表时间:2019-11-24 15:56:58

              火币网 www.yesuyue.cn 一
                 第七世纪大道和工农大街快要交叉的地方,地势陡然高起。交叉在一起时达到了最高点,然后逐渐低下去。像水中的岛屿。人们都叫这里大岗。两边宽宽的大街,就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劳务市场。
                 在这里揽活的人,叫站大岗。
                 走上这个大岗的人们都充满了希望。
                 冬天的黎明,周围还是黑黢黢的,这里早已黑压压地聚满了人。天一放亮,人们更是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手拎充气钻、大铲的,戴着头灯、肩上背着木工箱子的,胸前抱着打扫卫生拖布之类的……他们的身上都挂着醒目的标牌:木工、瓦工、家政服务等。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你需要的任意工种,无所不有。街道两旁,黑压压的,像海边的企鹅。
                 大黄和老婆“鬼呲牙”时就站在了大岗上。
                 捱到了天亮,一切都清晰起来。
                 大黄细高个。老婆则矮粗胖,走路像皮球一样滚动。他们在一起会造成一种反差,会成别人的笑料。
                 在寒冷中只站了一个小时左右,命运之神就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
                 一个把头捂得只剩两个眼睛的女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她的房子需要装修。当女人听到大黄干木工、老婆刮大白搭档在一起时,就乐了。她正需要先把墙刮了,墙柜做了,觉得这样很方便。最后以八千元的价格成交。
                 女人用车把她们带到前面一站地的一个小区——漫步巴黎。大黄和老婆对这里熟悉无比,是个高档小区。听听名字,就足够浪漫。每平米两万多。在这里居住的,都是有钱人。
                 这是个150平米的房子,已经买了几年还没有装修。女主人突然想搬到这来住。大黄的老婆对女主人愈加肃然起敬,“啧啧”,真是个有钱主!
                 女主人交代完,听了大黄夫妻的装修规划,然后掏出房门钥匙交给他们,留下电话,扔下五百块饭钱,走了。
                 大黄的老婆手里攥着钱,心里乐开了花!四五天的活,中午也用不了多少的饭钱,又碰到个有钱的主。他们包活,时常遇到有钱的人,不但能给个好价,还能得到好多值钱的东西。人家没穿几次但认为过时的衣服,他们拿回去却如获至宝。那高档的衣服几乎就是新的,平时是不舍得穿的。
                 大黄电话定完装潢用的材料,很快就会有车送来。他开始在墙上排尺,老婆负责记数。
                 他们从电梯口往里运料时,从邻居那里知道,这家的男人是搞房地产开发的,老有钱了。
                 二
                 第二天还不到中午,大黄和老婆就饿了,干不动了。
                 天还没亮,他们就站大岗揽活。在这份活干完之前能包到下份,就不至于中间空挡没活干了。遇到活计断档的时候,他们就会整天站在大岗上等雇主。大岗等活有时是漫长的,可能连续几天也碰不到一份。那时,中午就不会吃饭。尽管大岗街两旁有无数的小吃,有“油条”“炸面”诱人的叫卖声。
                 大黄叫了两份外卖,他们吃完,老婆继续刮墙,大黄则“吱吱哇哇”往墙上钉板子。
                 她突然听到在另一个房间干活的大黄惊恐地喊叫起来。
                 “让狗撵了,一惊一乍!”大黄老婆骂道。
                 “快来!”大黄的声音急促。
                 大黄老婆不情愿地来到大黄的屋子。
                 大黄站在那里,瞪着惊恐的眼睛。
                 “有啥呀?”大黄的老婆环顾了一下这个屋子,没有发现什么值得离奇的东西,“怎么了,活见鬼了?”
                 “你看,二胡!”大黄涨红着脸喊道。
                 她顺着大黄手指的地方,在墙角处,立着一把二胡。是刚才大黄挪动一个木箱子露出来的。
                 大黄的老婆仰着怒气的脸,瞪着大黄:“你发什么疯,看到一把二胡还大惊小怪的!”
                 “你再好好看看二胡!”大黄的声音颤抖。
                 大黄的老婆拿起二胡,红褐色,古色古香。顶端的装饰品,让她她惊呼出了声:“你舅——”
                 大黄看到那个顶端带着一个木刻的小鸟,一下子就认出这是舅舅身边那把二胡。
                 她惊呆了。在这里看到这把二胡,真的活见鬼了!
                 这把带装饰的二胡突然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打破了他们的平静,刺激了他们的好奇心。这好奇心也许会让人想入非非。
                 “大黄,这把二胡怎么会在这里呢,你说怪不?”大黄老婆球一样地滚来滚去。
                 大黄可没有什么想象力,不经点播,不揭谜底,只能在迷雾中。
                 “大黄,这把二胡出现在这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大黄老婆倒剪着手,显得身子更加浑圆了。
                 “能不能是这家的人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大黄实在是想不到别的。
                 “虽然你舅在这一带生活过,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钡酉吕吹幕白攀等么蠡瞥跃?,“能不能这家是你老舅的,那女人就是你舅妈?”
                 大黄寻思了一会儿,恢复了神情:“你开嘛玩笑呢,这个家是舅舅的,那女的是我舅母,还有建筑公司?打死我都不信?!?br />   “头些年没听说他在这一带曾经混得很不错吗?”
                 “那是别人传言,咱也没有亲眼见过?!贝蠡埔×艘⊥?。
                 尽管满肚子的奇怪,大黄还是抄起工具干活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点什么?”她拍了大黄一下,“看那里!”
                 大黄回过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扇门后,赫然立着一双拐杖。
                 “哪有这么巧的?”大黄老婆的眼睛咄咄逼人地盯着大黄。
                 大黄呆住了。
                 舅舅是小儿麻痹症。
                 她激动起来:“现在完全可以断定,这就是你舅的家,你舅就是开发商,这个家的主人!”
                 “他发啦!就离咱们这么近,可咱们还蒙在鼓里,你说奇怪不奇怪?”她温情脉脉地说着。
                 大黄看着那副拐杖呆呆发愣。
                 舅舅是大黄的父母养大的。母亲还没出嫁,姥姥、姥爷就相继离世。母亲出嫁时,就把当时只有七岁的舅舅带到了父亲家。舅舅还患有小儿麻痹症。那把带装饰的二胡是姥爷混饭吃的家什。那个年代,姥爷走南闯北靠拉二胡糊口。舅舅随母亲过来,不能上学,不能干活,就练二胡,也拉得一手好二胡。大黄结婚几年后就来到这个城市。舅舅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后来父母也相继离世。舅舅一度来到了哈尔滨,住在大黄家。大黄千方百计做老婆的工作,收留舅舅,除了这里,他是没地方去的。老婆说什么也不同意,她不会收留这样一个光会吃饭而不能创造任何价值的人。她以住处也是租的房子不方便、还要供儿子念书、养不起为由,撵走了舅舅。那时,舅舅就在大岗一带晃悠。舅舅走后大黄曾经找他几次,但人入大岗,无疑水入大海,哪还有踪影!大黄觉得对不起死去的母亲,他一想到这一层就会落泪。
                 大黄看到还在那眉飞色舞、想入非非的老婆,摇了摇头,心情极为复杂。
                 三
                 接下来的几天,大黄老婆心情极佳,像气球一样飘来飘去,仿佛年轻了许多。
                 大黄只顾埋头干活。
                 这天下午四点多,这家的装修终于干完了,大黄给房女主人打电话联系,得到答复,明天看装修质量,然后付钱。
                 “我们去站大岗吧?!贝蠡瓶刺旎乖?,于是征求老婆道。
                 “咱们今天不去那里受穷风了,出去吃点饭?!崩掀徘崴傻厮档?。
                 不去站大岗接活,还在外面吃饭?大黄奇怪地望着老婆。
                 他们在大岗的附近走进一家面馆,随便在一个桌子边坐下。
                 她在贴有宣传食品的墙上扫来扫去,犹豫不决。
                 “来两碗牛肉面吧?!贝蠡扑档?。
                 “不行,说是牛肉面,也看不见有什么牛肉,还得多花两块钱?!彼哪源〉孟癫斯?,“来两碗刀削面吧?!?br />   他们相对而坐。
                 大黄老婆上身半趴在桌子上,又短又粗的手指在桌上划来划去的,像在潜心规划什么。眼睛则紧盯大黄:“大黄,要真是那么回事,咱们翻身的日子就到了?!?br />   “什么事?”
                 “你舅是开发商??!”她的眼里有了无尽的遐想,“凭你,给他们管个工地,当个项目经理,都不成问题。至于我,管后勤,吃喝拉撒,也不在话下?!?br />   一丝担忧掠过她的心头:“你舅舅不会真的忘恩负义吧?是你们黄家给的他的生命。听你妈活着时候说,挨饿那些年,别人吃野菜、树皮,把仅有的一点苞米面给他煮粥,你舅才度个命。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大黄老婆连珠炮似的,大黄根本插不上嘴:“你们黄家的恩情,你舅几辈子也报答不完!”
                 她眼睛紧盯着大黄,沉浸在无限的向往之中。
                 他们开着崭新的轿车,奔驰在城市宽阔的街道上。高级酒店有他们出入的身影。她衣着华贵,挽着大黄,体面地出席别人的生日宴会、高档舞会……
                 “面来喽——”
                 他们每人前面放了一大碗热腾腾的刀削面。
                 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和大黄吃起面来。
                 “给我算账?!?br />   一个幽幽的声音。她寻声望去,在一进门的墙角处,阴暗的地方,一个衣服褴褛、蓬乱肮脏且头发花白的老人,背对着他们。
                 老人在身上摸来摸去,半晌也没拿出钱来。
                 他的嘴里喃喃自语:“我的十块钱,我的十块钱……”
                 一个吃完面走到门口的顾客,从包里掏出钱,替老人算了账。
                 老人站起身,用双手扶着椅子,转过身来。
                 看到那张满是胡须、苍老、暗黄色的瘦脸,她触电般怔住了!
                 只是火石电光的一刹那,她惊恐地低下了头。
                 大黄正狼吞虎咽地吃面,没有在意老婆的变化。
                 大黄无意抬头看了一眼老婆,她迅速地伸出短短的胳膊,手指尖按住他的头,压得极低的声音:“快他妈吃!”
                 她又稍微抬了一下头,用眼睛扫了一下。那个老人在向替他付账人的背影连连作揖。然后一瘸一拐,缓缓地走出面馆。
                 为了省几块钱的交通费,他们走在回去的街道上。
                 大黄老婆后悔了,一顿面消费了十六块钱。
                 更后悔的是她看到了不愿看到的那一幕。
                 大黄看到老婆异样,满脸通红,觉得奇怪。
                 大黄老婆向他讲了刚才的一幕。大黄怔住了!
                 “那个老混蛋,老王八,我就知道他不会有那个命!”她的牙“咯咯”作响,“这下好了,“啥也别指望了!”
                 四
                 房主人对大黄夫妇的装修非常满意,给他们结清了装修的费用。大黄又交了房门的钥匙。
                 “你看,你家有把二胡?!贝蠡频睦掀培苦樽?,“看那样子年头也不短了……”
                 “那把二胡?你不说我倒忘了?!?br />   于是,房主人花了一刻钟的功夫,向他们讲述了她和这把二胡的故事,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但她却不知道这夫妻二人和这把二胡的故事。
                 十几年前,房主夫妇开了一家不算大的饭店。饭店来了一个瘸腿的人,背着把二胡。等客人吃完,他把剩菜打包拿走。
                 一来二去熟了,等到了剩菜,这个残疾人就找个空座吃完再走。
                 后来,有客人吃饭的时候,他就拉二胡助兴。吃饭的人都喜欢过他拉的曲子。尤其喜欢他拉的《二泉映月》、《梁?!?,人们百听不厌。
                 店主也不让他吃剩的饭菜了,他拉完二胡,就会给他做个菜,盛碗米饭。
                 这个残疾人晚上就住在车站、自动取款饥旁、桥洞下。在那里熬过漫长的冬季。
                 一天黄昏,残疾人又来到饭店??腿嗣嵌家?,他说他今天不能拉曲子。他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向店主借五百块钱。和他在一起的一个乞丐病了,他要帮助病人去医院。店主怕不够,说什么都要给他拿一千块。残疾人很感动,临走,他把二胡放在这里,说以后有了钱就来还钱,再把二胡取走。
                 他们再也没等来那个残疾人。
                 “那就是个骗子!”大黄老婆咬牙切齿地骂道。
                 五
                 大黄没能照顾残疾的舅舅很是愧疚,觉得对不起死去的母亲。
                 他不能无动于衷了。他计划向朋友借一千块钱,替舅舅拿回那把二胡。然后在这一带寻找舅舅。家里不行,就给他在外面租个小一点的屋子。
                 该面对的,他就要面对了。
                
                

              共 41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笔者讲述了一个曲折的故事。大黄和老婆给人家装修。意外发现了一把二胡,故事由此展开。小说层层设疑,引人入胜。塑造人物入木三分,栩栩如生。笔触底层人物的灵魂,鞭笞了冷血的、拜金的大黄老婆一类的人物,社会意义尤为深刻。举荐文友欣赏精彩小说!【编辑:浩渺若尘】【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24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9-11-24 16:00:33
                感谢宫国军老师投稿宁静。非常精彩的小说,层层抖包袱,层层揭晓真相。祝老师健康快乐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1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4 17:08:39
                谢谢若尘老师编辑,敬茶!
              2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4 16:20:13
                底层人物,善恶共存,看你如何去触发?宫老师的小说,给了主人公,也给了社会一丝温暖,一个希望。小人物中有共同的人性一一善。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2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4 17:07:43
                谢谢老师留评,祝愿老师开心快乐!
              3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4 17:04:00
                感谢老师编辑推出,敬茶!
              4 楼        文友:花花一世界        2019-11-24 18:03:09
                宫老师的小说很精彩,刻画人物十分到位,内涵深远!拜读学习!
              回复4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4 19:14:22
                感谢老师留评,敬茶!
              5 楼        文友:菁茵        2019-11-24 22:39:08
                精彩的小说,看得人心里酸酸的,人物刻画生动,特别是大黄的老婆入木三分。好小说,最后大黄的转变,体现一种担当,是一抹阳光~~
              沉积心灵的悸动~~
              回复5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5 04:17:01
                谢谢老师留评,祝创作顺利,开心快乐!
              6 楼        文友:汾阳王裔        2019-11-26 11:24:42
                淡淡文字,淡淡落笔,却写出个精彩人物。
              回复6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6 12:00:38
                感谢老师关注,向您学习!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百度|中国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北京纪检监察网|火币网注册 | 火币网平台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yesuyue.cn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