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宁静?守】走线锤(小说)

              精品 【宁静?守】走线锤(小说)


              作者:鸿鲲 秀才,1113.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63发表时间:2019-11-23 16:07:28

              火币网 www.yesuyue.cn 【宁静?守】走线锤(小说)
                 “啪!”碎石四溅,锤头重击之下,一个碗大的石块被击得粉碎。
                 正在练习走线锤的少女神情专注,身体进退敏捷,锤绳收放自如。把绳索在肘、颈、膝、肩部位反复缠绕,又陡然抖出,王母拐线、二郎担山、秦琼戴铐、朝天三炷香、猛虎跳涧、流星赶月……锤头出击快速、准确,力道又极大?!芭九尽鄙?,放在地上、墙上、树杈上的石头不断被击碎。
                 恒山桃花洞附近,建在半山腰的院落中,恒山女侠正观看身穿劲装的徒儿练锤。
                 随着最后一块石头落地,少女拉回走线铜锤,收息站定,转眼看向师傅。
                 “锤随心转,意到锤到,眼力、劲道都胜过了为师。赛花,你已经出徒了?!笨醋旁郝渲新淞寺氐乃槭?,道恒女侠相当满意。
                 “那接下来再教我什么?”少女心急地问道。
                 剑法、梨花刀、走线锤,已经娴熟;排兵布阵、城池攻守,也已了然于心;弓马骑术,拜师时就强胜自己;内功虽才练了一年,但已有别人两年的成就。似乎什么都不太难,少女心急的样子让道恒高兴,这个徒弟太聪明,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自己的本领学到了手。自己还有的只是几十年的功力和经验,其他,已没什么可教的了。
                 那就让孩子回府州吧。昨天师兄告诉自己,契丹人又举兵南侵,已攻至朔州,这恒山怕是也难呆了。不如自己把徒弟送回府州,虽说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但府州在黄河以西,徒弟父亲勇猛善战,率一府之兵对抗,加有黄河天堑之险,也许会逃过一劫。
                 收拾东西,辞别师兄,师徒二人骑马向府州进发。
                 九月的恒山,处处美景。河水冲击而成的河滩上,格?;ū榈?。白桦林树叶已经发黄,山上的翠柏依然青翠,青黄相间,别有一番秋天的韵味。沿河的山道旁,原来香客众多的寺庙、道观都大门紧闭,路上也不见行人,看来契丹人南侵的消息早已传遍。
                 无人正好赶路。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见北面靠山的大道上五匹快马正奔驰而来。行进的速度,稳健的身姿,一看就是长在马背上的人,见都穿着南朝百姓的服装,道恒没有在意。
                 转眼马到眼前,为首的汉子右手突地伸出,向少女腰间丝绦抓去。没想到少女早有防范,右手皮鞭挥出,“啪——”地一声,那人脸上的血马上流了下来。
                 见遇到了硬茬,后面几个人都从坐骑鞍桥上抽出直刀,催马奔向少女。少女把腰间的走线锤摘下,随手甩出,正中冲在前边那人的面门,扑的栽于马下,那人昏死过去。
                 剩下三人一下愣了,少女轻笑一声,从马上一跃而起,人在高处,手中锤已抡起,砸向其中一人头顶,一击而中,把那人砸下马后,在地下把一条走线锤舞成了一片。黑狗钻裆、浪子踢球,两下就把剩下的俩人也打落马下。
                 “契丹人,队伍行进到哪里了?”少女右脚踩住一人胸膛,断声喝道。见眼里尽是不屈的眼神,少女脚下用力,那人口吐鲜血,扭一下头,断了气。
                 “你怎么知道是契丹人?”道恒虽然不解,但知道徒弟的聪明,并没阻止她出手杀人。
                 “在府州时常和他们打仗,一看长相和骑马的样子,就能认出来?!鄙倥孕诺鼗卮?,挑开已死之人的头巾,果然,契丹人特有的发辫露出来。见受伤之人向来时的方向逃跑,少女并不在意,“师傅,这是哨探,大部队应该不远,我们快走吧?!?br />   徒弟自小随父兄和契丹人作战,经验丰富。相信徒弟的判断,师徒二人快速朝西继续赶路,奔着黄河西岸的府州方向急行。
                
                 两个时辰之后,二人已在百里之外。前面是一片树林,正打算进林中歇息,不想身后传来急速杂乱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正沿师徒二人的来道疾驰,“不在百人以下,快进树林?!鄙倥隙ǖ厮档?。
                 师徒二人催马紧行,快进树林了,却听后边弓弦蹦开后羽箭破空的声音。转身回击,少女手中的马鞭把一根雕翎箭打落地下。
                 调转马头,师徒二人各拿宝剑和走线锤在手,见疾驰的马队已在五十米外,转眼就到了眼前。人人都带着武器,杀气腾腾,契丹百人队的战斗力还真不容小觑。
                 “就是她们俩?!币蝗四玫吨缸?,对领头的中年将领说。脸上带血,正是被少女的马鞭抽中的契丹人。
                 “抓活的?!敝心杲煲换邮?,身后两个精壮汉子举刀催马向前。
                 少女的走线锤弧形砸出,契丹人扭头躲闪,没想到锤头突的拉回,一下缠住他拿刀的右手,围手腕转了一圈,锤头直奔他的面门。距离拿捏得正好,力道又大,锤头正中鼻梁,“扑”地向前,那人戳下马来。
                 另一个契丹人愣神的功夫,已被道恒师傅一剑刺中咽喉,两眼失神,一头趴到马背上,死尸随马落荒而去。
                 没等领头将领吩咐,十几个人一起冲出,围住了师徒二人。
                 一开始还行,道恒的???,少女走线锤打击范围大,师徒配合,又打落了几个契丹人。但对方实战经验相当丰富,几个人围着一个打,渐渐把师徒二人分割开来。好汉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是久经战阵的骑兵!不得已,道恒左手也用起流星锤,剑锤并用,才把敌人逼退到两丈之外,双方暂时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见一群人拿不下两个女人,领头将领有点气恼,示意身边拿长刀的黑衣将上前助战。
                 喝退同伴,黑衣将单人独斗少女。势大力猛,马快刀沉,黑衣将本领果然不同凡响。少女走线锤的速度有点跟不上,不一会儿已经气息不匀。不得已使出缠字诀,却被对方灵活地把锤头抓在了手中。抓住了对方兵器,知道胜局已定,黑衣将不着急了,反倒要拿着有锤头的绳索去捆少女。
                 少女有些后悔,自己太自信了,马上作战,走线锤作为出奇制胜的暗器使用,效果最好,要拿来和战队作战,显然速度还是太慢,杀伤力也不够。知道遇上了对手,少女要去马鞍桥上摘刀,但被对方看出意图,手中的刀一直阻止着她去取刀的手。
                 胜负已分,围观的契丹人已经嘘声四起,马上要俘获两名绝色的美女,众人兴奋不已。
                 几经努力,仍然失败,契丹人的绳索就要捆上少女的肩膀了,“师傅?!鄙倥拗叵蚴Ω登笤?,同时举起双臂阻拦,做最后的反抗。
                 看着少女恼羞的目光,黑衣将哈哈大笑。
                 距离太远,情况危急,道恒剑交左手,右手取了一只袖箭在手,运足内力,蓄势预发,袖箭索命,绝无生理。
                
                 二
                 “嗖——”是弓箭破空而行的声音,力道极大。草原民族,自然熟悉弓箭的一切,知道是高手,但不见箭来,契丹人一愣。
                 “嚓——”一支雕翎箭擦着少女举起的胳膊穿过,正中契丹人哈哈笑着的大嘴。黑衣将滚鞍落马,手抓喉咙在地上翻滚。箭已透过勃颈穿出,留给中箭人的只是等死的时间而已。
                 十几匹马疾驰而至,领头的是一个猎人装束的少年,手持弯弓,急切地看向少女,“折赛花,你没事吧?”
                 “本姑娘当然不会有事?!备詹诺难佑械憷潜?,得找回点颜面才行,摘下梨花长刀,少女冲向刚才围住自己的契丹兵,“啊——”“啊——”所到之处,敌人纷纷落马。心中有气,又有了得手的兵器,只几个回合,折赛花就斩落了围住自己的契丹兵。
                 那边,道恒女侠也趁敌人分心,几剑收功,把对手全部击杀马下。
                 转眼就死了十几个人,形势逆转,契丹将领大怒,挥手大喝:“杀!”带头冲将过来。
                 十几米的距离,转眼即到,少年和赛花正欲上前迎战,却听见一片锐物破空的声音响起,十几根筷子长短的细树枝先后自树林高处疾飞而出,掠过少年和赛花的头顶,直扑迎面而来的契丹马队,“??!”“噗通!”连领头将领在内,十几个人栽落马下。每个掉落马下的契丹人左眼上都插了一根树枝,血正喷流而出,刚刚被催动的队伍一下停了下来。
                 太震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更强劲的攻击。
                 树林中一片寂静,似乎从未发生什么。十几个呼吸之后,见仍无动静,领头将领赶忙呼喝一声,“撤!”搬鞍上马,慌张带人向来路疾驰而去。
                
                 半炷香的功夫,形势两度转换,终又化险为夷,连身为侠客的道恒也禁不住摇了摇头。
                 “进林中看是哪位高人相助?!钡篮闱B硐蛄种凶呷?,十几个人跟在后边。
                 树林幽静,高大的树木直冲云霄,别说人,连个鸟也看不见。
                 “请高人下树相见?!钡篮愠逡豢酶呤魇├?。
                 有人自高高的树上直落而下,衣服向上轻轻拂起,没出一点声音,一个老道已静静站落尘埃。
                 “能觉察人在哪棵树上,恒山大侠,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甭涞刂嘶也嫉酪?,银须飘洒,鹤发童颜,声音中透着威严。
                 “弟子道恒,道长可是陈抟祖师?”道恒极为恭敬。
                 “陈抟和麻衣道士正在华山云台观隐居,”老道扭头看向折赛花,“流星拴着一条绳,??孟褚惶趿?,打人离不开丈二绳;上打朝天三炷香,下打黑狗来钻裆;左打青龙摆尾,右打猛虎翻身;左打左插花,右打右插花;单插花、双插花,单打一枝绣球花……你这锤用得好,也足见你师傅功力深厚?!?br />   “不过,走线锤绳索太长,一对一动手不会吃亏,但身入万马军中就慢了些,许多用法不得施展。两军对垒,要用铁链的双走线重流星,巧合得很,你的这段特殊机缘,就应在这位杨少侠身上。记住,铁链双流星讲究……如插翅猛虎,似过海蛟龙?!?br />   最关键的口诀,只有折赛花能够听见,显然老道是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道恒倒不觉什么,见老道张嘴无声,折赛花却专注听讲,不时点头,少年不禁纳闷起来。
                 看出了少年的疑惑,老道转向少年,“麟州杨宏信之子杨业,好个精忠少年。你要记住,现在的汉主刘知远非可保之人,赵匡胤少年英雄,早晚当兴,要统一中原,你应该全力助之,终可获忠义之名?!?br />   “道长,你的六合八法拳,能否指点一二?”知道老道就是陈抟,说完就要走了,还没等少年人回答老道的问题,道恒插了一句,提出自己的要求。
                 “拳是强身健体用的。刚才的对阵已足以证明,拳脚功夫对千军万马作战是没用的,侠客进入万马军中也讨不得便宜。两军对垒,要靠将士的体力和相互间的配合。当然,作为侠客,你学拳之心可以理解,真的想学,就去武当山吧,如有机缘,说不定能见到邋遢道人也未可知?!?br />   “辽人入侵,赶快回府州备战吧。告辞?!泵患惺裁炊?,老道转进树林,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渐行渐远却清晰的吟咏声,“青青山上松,数里不见今更逢。不见君,心相忆,此心向君君应识。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br />  
                 “杨少侠,一块回河西吧?!痹诶系揽谥?,得知面前的少年是麟州刺史之子,又见刚才杨业的一箭神射之威,道恒对杨业大有好感,觉得这少年和自己的弟子正是天生的一对。不过感觉这两个娃儿好像认识,却又有意不做深谈,有意思,道恒好奇地看了自己徒儿一眼,见徒弟正拿眼偷看杨业,不觉心中了然。
                 已经入秋,正是打猎的季节。见远处树丛有野鸡飞起,赛花不觉手痒,向杨业的手下要了弓箭,一箭射出,野鸡应声落地。跟师傅在恒山学艺一年了,从没骑马射箭,现在好了。
                 “好箭法?!毖钜档氖窒乱黄泻?。赛花更加得意,不断出手射击,总会有野物应弦而下,杨业的手下马上跑过去捡拾野物,一群人骑马挥弓跑在前,反把道恒和杨业远远地落在后边。
                 “你看我这徒弟怎样?”道恒欣赏的看着杨业,之前就听说这个少年武艺高强,志向远大,没想到不仅身体强壮,长得也仪表堂堂。
                 “道恒师傅,我和赛花已定了娃娃亲,”见道恒并不吃惊,杨业继续讲了下去,“只是赛花太过心高气傲,能胜不能败,在一次和契丹人的对阵中没能打赢对方,那人却被我打败,不服气,才去你那里拜师学艺的?!?br />   “是吗?”道恒很高兴杨业和徒弟的关系,对那次的对阵更感兴趣,“说来听听?!?br />   “那是前年春天的事情了……”没想到杨业的口才很好,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一下就把道恒吸引住了。
                
                 三
                 杨业的父亲杨弘信,原住黄河之东的火塘寨,早年因为和后梁第一猛将王彦章打成平手而一战成名。
                 石敬瑭为打败后唐,把燕云十六州割给契丹人,让契丹人帮兵助阵,建立了后晋政权。割地于异族宿敌,杨宏信坚决反对,为反抗契丹入侵,在火塘寨招兵对敌?;鹛琳诨坪又?,每次契丹人入侵,总是最先受到攻击,虽然打了几次胜仗,但终归兵微将少,难敌强敌,只能转移到黄河以西,在麟州城建立杨家村,重新扎下脚跟。
                 石敬瑭死后,石重贵不再向契丹屈服,封杨宏信为麟州刺史,但后晋自顾不暇,只给口头赏赐,从不供应钱粮兵马。
                 距麟州百里之外府州的情况就好多了。府州节度使折从阮勇武过人,从石敬瑭时开始经营河西,现在势力更加强大,后晋政府不能节制,其他少数民族更不敢入侵。折从阮长子折德扆更是勇猛善战,盘踞府州多年,被封为府州团练使。折德扆凭借府州城的坚固和自己的实力,多次越过黄河攻城略地,既攻击南侵的契丹人,也抢占后晋的城池,实力大为增强,是实际的河西之主。
                 唇齿相依,又互相敬服,杨宏信的儿子杨业和折德扆的女儿折赛花,从小就定下了娃娃亲。

              共 1472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部金庸式的武侠小说,少女赛花出徒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有了别人两年的成就。道恒与少女途中遭遇契丹人,与之对战,各显本领。文中生动的语言和动作描写为本文添色不少。杨业和赛花定了娃娃亲。并在接触中暗生情愫。二人战场上珠联璧合,善战勇猛,伸手敏捷。无坚不摧,战无不胜。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给一方百姓安稳的生活。文字尾声又以两个年轻人走线锤比试作为结尾,首尾呼应,暗含秋水。姑娘虽胜,却因有情有意而胜。其中奥妙也只有两人最清楚不过了。道恒一声感叹,期待才貌双全的金童玉女会有更好的结局。欣赏美文,问候作者,推荐共赏?!颈嗉翰讲角辶俊窘奖嗉俊ぞ吠萍?0191123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步步清莲        2019-11-23 16:10:50
                欣赏美文,问候作者?;队陡宓茨?!
              我是一朵清莲,绽放浊世,只为清芳。
              回复1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3 17:29:37
                感谢清莲老师精美编按。辛苦,敬茶!
              2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9-11-23 17:12:23
                欣赏鸿鲲老师精彩的小说。 走线锤属于软兵器的一种,因绳索在竹管中来回穿行,形似走线,故名,又叫做“绳镖”或"飞锤"。小说围绕走线锤展开,武士们保家卫围的侠骨柔情。远握祝好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2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3 17:31:11
                感谢若尘社长关注、留评。
              3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19-11-23 17:14:43
                精彩的小说,已向精品审核组申报!
              回复3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3 17:36:03
                感谢宁静社团的支持。
              4 楼        文友:宫国军        2019-11-23 22:26:11
                欣赏老师武侠小说,精彩!赞!
              回复4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3 22:51:40
                非常高兴宫国军老师关注小说,感谢你为宁静社的辛勤付出。辛苦了!
              5 楼        文友:菁茵        2019-11-23 23:42:39
                武侠小说,鸿鲲老师多面手啊,引人,好看,欣赏佳作~~
              沉积心灵的悸动~~
              回复5 楼        文友:鸿鲲        2019-11-24 06:55:36
                感谢菁茵老师关注。对五代十国历史的关注更多一些,对农牧结合带上先民的生活更感兴趣。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百度|中国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北京纪检监察网|火币网注册 | 火币网平台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yesuyue.cn所有